迈克尔·杰克逊中国网  - 歌迷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MJJCN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15|回复: 7

2011年10月31日,莫里审判第21日证词综述(翻译完毕)

[复制链接]

271

主题

2454

帖子

4万

积分

至尊天神

Rank: 8Rank: 8

积分
43200

普里策新闻奖

发表于 2011-11-2 09: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troller 于 2011-11-3 00:27 编辑

怀特博士(Dr White)继续作证:

QQ截图未命名.jpg

检察官沃尔格伦交叉诘问:

怀特在从事行医、教学以及研究30年后退休。他说自己是在异丙酚使用领域的专家,不是药物代谢动力学和动态模型专家。他请谢弗这样的人帮忙做这些。

QQ截图未命名5.jpg

沃尔格伦问莫里在6月25日和之前的2个月内是否有违反护理标准的时刻,怀特说有,表示同意。

沃尔格伦问怀特通过莫里对警方的口供了解到了什么,怀特说他了解到莫里使用了25-50毫克异丙酚和5cc利多卡因。根据口供,无法确定莫里是怎样实施滴注的。怀特说关于滴注有好几种可能,像谢弗描述的那种使用了几根输液管只是可能之一。

怀特同意说没有适当的监护下使用异丙酚可能会有危险可能导致心脏-呼吸抑制。他说他至少会需要有个急救袋。

沃尔格伦问怀特是否曾在卧室内使用异丙酚,怀特说闻所未闻。他说自己所了解的都是在医院和诊所内使用异丙酚。

沃尔格伦问起抽吸设备,怀特说有它当然更好,但反胃相当罕见。他说脉搏血氧计计是必备的,血压计也很重要。在输液时每5分钟要测量一次血压,最低剂量镇静时也是5分钟测量一次。二氧化碳图谱仪并非在每处使用,怀特觉得它很有用,但不是很精确。

沃尔格伦问未能保留医疗记录是否算极端违反护理标准,怀特说表格是需要的,但在本案中与死亡无关。他还将这一行为归类为轻微到中等违反护理标准。

沃尔格伦问起术前评估,即对病人的整体情况进行评估,看看是否存在会增加心脏呼吸抑制出现的因素。异丙酚造成的呼吸抑制据称比较罕见,而且一般是在使用麻醉毒品时发生。

沃尔格伦问辩方付给怀特博士多少钱,怀特说他至今收取了11000美元。他说自己出庭的费用是每日3500美元,但他并没有要,因为辩方没有经济来源。

沃尔格伦问怀特是否有过在使用异丙酚后停止呼吸的病人。怀特说有(在普通麻醉后),他用急救袋和面罩,或是气管内插管或喉罩等其它通气技巧帮助他们。

沃尔格伦提到医生的誓言“不伤害病人”,问莫里是否因为施用异丙酚违反了这一条。怀特说莫里没有伤害病人。

沃尔格伦问应该由谁做最后决定——医生还是病人?怀特说双方都附有责任,但医生可以选择离开。他说他绝不会使用自己认为不当的东西,他会离开。

沃尔格伦问从一种镇静状态到另一镇静状态是否很容易,怀特同意说监护是需要的,但25毫克是极小剂量,在15分钟后就会小时。他说监护这一剂量的病人大约15-30分钟就足够了,之后可以离开病人。

沃尔格伦问及无警报功能的脉搏血氧计,怀特说如果在房间外面这就没有价值。怀特还说25毫克异丙酚在25-30分钟后不再有效。沃尔格伦问苯二氮类药物是否还会有效,怀特说如果是在几个小时前用药也几乎无效。

怀特试图为莫里的治疗方式正名,说这是一件非常规案例,目的是睡眠,所以莫里离开MJ是可以接受的。

沃尔格伦问如果病人喜欢自己注射异丙酚呢?怀特说他不会离开房间。

沃尔格伦问及未能拨打911。怀特说他不能说这是对的,却又补充说当时的情况不同,莫里不知道地址,这所房子也很难接近。在沃尔格伦的逼问下,怀特说莫里应该更早拨打911,但在本案中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结果。怀特说他会在3-5分钟内开始抢救并呼叫911。

怀特说他不认为莫里向警方所说的一切都属实。他说在急救状态下,很难记清细节,莫里可能只是忽略了提及异丙酚,而不是心怀恶意这样做。沃尔格伦说换一个说法就是莫里撒谎了,怀特不情愿地表示同意。

沃尔格伦回述了怀特写给辩方的信。信中写道镇静剂、止痛剂和苯二氮类药物可能增大异丙酚的风险。怀特说高浓度的氯羟安定和25毫克异丙酚注射过快会引发心率不齐和迅速死亡。

怀特提到,尽管莫里购买了异丙酚,但MJ有他自己的的异丙酚来源。沃尔格伦问他从何处看到这一信息,他说是莫里告诉他的。

沃尔格伦展示在现场发现的静脉输液管,问是否很容易隐藏到手心或口袋里,怀特承认确实如此。

QQ截图未命名8.jpg

沃尔格伦问怀特怎能一开始猜测MJ喝了异丙酚,现在又否认那是死因。怀特说谢弗解释了胃里为何会有异丙酚以及为何它没有导致死亡。

怀特说由于弗拉纳根需要他说话,他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写了这封3页纸的信。他说自己并未撰写任何报告。信中他写道MJ或是通过注射或是口服自我用药。弗拉纳根在他写信之前就提到口服异丙酚,怀特说他对此做了研究,但并未有任何发现。

沃尔格伦问根据怀特的说法,是否唯一的选项就是责怪病人。怀特说如果莫里只是使用了他所说的药量,那就必然有其它原因。沃尔格伦问莫里现在是否也将使用氯羟安定归咎于MJ,怀特说是。沃尔格伦问怀特是否认为莫里所说一切属实,怀特说是。怀特说莫里所说的用药情况与验尸报告相符。

沃尔格伦回述了报告,指出怀特现在说MJ死于快速推注,但从未在他的报告/信件中提到过。沃尔格伦问他是否有不将用药责任归于MJ的其它理论,怀特说没有。

沃尔格伦问加布里埃拉奥内利斯博士(Gabriella Onellis)是谁,怀特说她是生物医学工程博士。怀特上周结识她,问她是否能计算出在3小时输液100毫克后在尿样中应该发现的纯质异丙酚总量。

上午休息。

沃尔格伦提到谢弗向辩方提供了模型软件,而怀特只提供了写在纸上的计算机代码。

QQ截图未命名7.jpg

沃尔格伦回顾了上午10点使用氯羟安定的理论。药物的峰值应该在2小时后,于12点正好契合。上周谢弗作证说氯羟安定必须得在死前至少4小时前服用,那时怀特刚刚见到奥内利斯。她制作了一个模拟场景。怀特说他不知道上午10点使用氯羟安定的理论。

沃尔格伦问如果MJ来请他为自己工作施用异丙酚,他是否会接受这一工作。怀特说绝对不会。他说不管多少钱都不能说服他这样做,因为这需要花时间、承担责任,以及不按指示使用异丙酚。

沃尔格伦问怀特的上午11:40AM自我用药理论是否由于缺乏医疗记录,建立在众多假设的基础上。怀特表示同意。

沃尔格伦问他的理论是否利用了莫里离开房间2分钟这一因素,怀特说没有。

沃尔格伦问及在比格犬上做的异丙酚研究。怀特说弗拉纳根认识一位能够做这项研究的兽医,他本人并没有参与。他说自己只是从弗拉纳根那里得到一份报告说口服异丙酚对比格犬无效。

沃尔格伦问是否怀特假设MJ服用氯羟安定的时候正是莫里不在房间的时候,怀特说MJ当时正走来走去。沃尔格伦反对,怀特所说的是莫里告诉他的话。怀特说据他理解,莫里当时正在房间的另一部分(例如相连的卫生间)或是没有进行观察。他说莫里不知道MJ服用了氯羟安定。

沃尔格伦问怀特是否知道莫里只离开了一次房间,怀特说是。他认为莫里是在大约上午7点离开的。他说因为MJ在睡觉,莫里打电话的时候可能不在MJ身边。

怀特的理论是莫里抽取了50毫克异丙酚和利多卡因,给MJ注射了一半,然后留下了剩下的半管。怀特之后又说莫里当时在走廊,沃尔格伦反对,因为他再次说了里告诉他的话。怀特认为莫里给MJ注射了半管药后,观察他入睡,然后离开他打电话,之后去了卫生间。他认为MJ可以在那40分钟内实施注射。

沃尔格伦问MJ是否是通过输液端口和原本放在椅子上的注射器进行注射?莫里里发现注射端口的针管时是否引起警惕?根据他的理论,MJ是否以同样的姿态又躺了回去?

沃尔格伦问怀特的理解是不是MJ带着导尿管,腿上挂着集尿袋,推着输液架在房子里到处走?

沃尔格伦问是否有可能是莫里注射了更多的异丙酚,怀特说如果他想害MJ,是的。

沃尔格伦问如果让MJ入睡用的是温和/最小剂量镇静,是否就意味着对话语刺激有反应?他觉得这合理吗?怀特说提供睡眠并不需要很高水平的镇静。

怀特说根据尿样水平,他认为MJ在6月23日和24日没有接受异丙酚注射。

怀特说在之前6周内,莫里给MJ快速推注1到2针异丙酚(23-50毫克)后,再将异丙酚瓶子倒空进输液袋内进行输液。沃尔格伦再次提出反对,以内怀特所说又是莫里告诉他的话。怀特估计这是最小剂量到中等剂量的镇静。

沃尔格伦引用了几篇怀特撰写的论文。其中一篇说MAC(中等镇静)所要求的护理标准与普通麻醉相同。

诊所麻醉指导条例(怀特博士撰写):
1、        接受过正规培训的工作人员
2、        麻醉设备
3、        提供护理的完整文件
4、        监护设备
5、        有着适当员工的恢复区域
6、        急救设备就位
7、        有并发症出现时将病人转移至能提供更为全面的护理之处的计划
8、        高质量确保计划的说明
9、        对医生的持续培训
10、        不危害病人舒适与与花费的安全标准

沃尔格伦问如果在卧室内使用异丙酚这些标准是否适用?怀特说他不会在卧室内使用。最终他同意在家中使用异丙酚要求配备诊所麻醉时所使用的最小限度设备。

午餐休息

沃尔格伦继续引用怀特的书和论文:“由于心脏呼吸抑制的巨大风险,异丙酚应该总是由麻醉师,而不是胃肠科医生等其他医生操作”。怀特说他承认异丙酚存在巨大的心脏呼吸抑制风险,但在恰当的环境下,也可以由麻醉师以外的其他受过训练的医生操作。

怀特说那份指导原则是为镇静,而不是为麻醉师写的,“即使是实施中度镇静也应采用与深度镇静相同的护理标准”,而且“由于不可能总是能判断病人的反应,护理者需要做好将病人从深度镇静中抢救回来的准备”。

怀特承认对于中度镇静(使用输液),病人应该接受与深度镇静相同的护理。

对轻度镇静,怀特说医生应该做好病人可能进入中度镇静状态的准备,而不是为深度镇静做准备。

怀特说他不会再家中使用异丙酚,但认为这一指导原则应该在输液中遵守。他说假设医生在使用异丙酚后监护病人,不知道是否还需要第二个人。

沃尔格伦问使用苯二氮类药物和快速推注异丙酚时的情况如何?怀特说在理想状态下,遵守指导原则会很棒。

沃尔格伦展示奥内利斯的在3-5分钟内输液25毫克异丙酚和快速注射异丙酚的模型,以及血液浓度和尿样水平中纯质异丙酚的差异。她的模型建立在一片1998年的论文基础上。

QQ截图未命名6.jpg

怀特并未详细读过那篇论文。上周末他与奥内利斯在弗拉纳根的房子里交谈过几个小时。他作证用到的模型不是自己做的,他不是模型方面的专家。

沃尔格伦再次展示了莫里在上午10:40输液的模型和MJ在上午11:40自我注射的模型。在自我注射前,血压接近于零。

沃尔格伦展示了对同意图表的放大图,放大了自我注射部分。怀特认为自我注射是在11:40以后发生的。

怀特认为这一假设场景最有可能,因为他与莫里对洛杉矶警察局的口供相符,没有发现导管,符合尿样中的异丙酚浓度,符合血液浓度。

沃尔格伦展示同一图表的另一部分放大图超过10分钟,上面只显示血液浓度。循环几乎立即停止。怀特说这可能是心率不齐,原因不明。

沃尔格伦引用验尸报告:MJ没有心脏问题。怀特说这并不能排除心律不齐。

莫里告诉洛杉矶警察局,他回到房间时,MJ的心率是122。怀特说不清楚这个122是指什么,可能是指饱和度。沃尔格伦朗读了供词,莫里还报告说他感受到了一次丝状脉博。怀特说莫里感受到的可能是他自己的脉博,当时正处于紧张状态。他可能感受不到灌注脉博。沃尔格伦说“这与你说的MJ即刻死亡的新理论相符。”

怀特说他看不出有任何呼吸骤停或心脏骤停或二者并发的证据。

沃尔格伦回顾了怀特3月8日写给辩方的信。他想到的第一死因就是呼吸抑制。怀特纠正说是“心肺抑制”以及其他原因。沃尔格伦提到口服吸收是他说的原因之一。

沃尔格伦展示了了氯羟安定的模型(多次4毫克注射以及2次2毫克输液加口服16毫克两种)

图表显示胃里有0.0013毫克,怀特不知道这个数字来自何方,但肯定小于0.006毫克。

怀特说胃里有纯质氯羟安定这一事实说明有口服摄取。

怀特说残留的氯羟安定是过去5晚使用的10毫克留下的总量。沃尔格伦展示了图表中何处莫里注射25毫克异丙酚,何处MJ自我注射。MJ自我注射的时候,氯羟安定的含量要低一些。

沃尔格伦再次回顾了中奥内利斯所做的3-5分钟内注射25毫克异丙酚的模型,15毫克快速注射的血液浓度和尿样水平中的纯质异丙酚。他问图表中为何没有包括作用点(大脑),怀特说因为她只被要求计算尿样中的纯质异丙酚。

谢弗博士做的图表中奥内利斯的图表上加上了作用点浓度:作用点的水平和莫里的注射,或是设想的MJ自我注射的水平一样。怀特说由于因人而异,这些数字毫无意义。他会更关注于心脏内的浓度。

下午休息。

沃尔格伦问怀特是否做过研究确认奥内利斯所用的0.3%这个数字(0.3%的异丙酚未被改变排泄出来)准确无误。怀特说他觉得这是最为保守的数字。

沃尔格伦展示了一篇奥内利斯博士的论文,作为她所做分析的基础。论文发表与1988年,里面指出少于0.3%的异丙酚未被改变排除,但模型使用的是0.3%。怀特记得有篇论文说是1%。

沃尔格伦问根据这篇论文(少于0.3%),这个数字是否可能为0?怀特不同意。

沃尔格伦说这篇论文说0.3%都可能是高估了,怀特说对每个个体来说,3个小时输液的差异仍然巨大。

沃尔格伦出示了一篇1991年关于动物(犬类、老鼠)的论文,不论是快速推注还是输液,根本就没有未被改变的异丙酚。怀特说他不会依赖关于动物的论文,更倾向于依赖关于人体的论文。

沃尔格伦出示一篇1999年的论文:研究人员在尿样中没有发现纯质异丙酚。怀特表示他没有就这一问题做过研究。

沃尔格伦出示一篇2002年的论文,里面发现的水平数字要小得多。辩方反对,反对有效。法官请沃尔格伦改变话题。

弗拉纳根再次询问:

弗拉纳根谈到拖延20分钟拨打911。他说提及这一点是因为这是一所大房子,有栏杆,关着门,只有安保人员能打开。保安在厨房外面,而事故发生在楼上,没有座机。他问在此情况下请在厨房的人帮忙是否很不合理?

怀特说他会给病人做复苏,并请厨房里的人帮忙,这要比去找保安更合理。他说在离开病人前,心肺复苏应该在1-2分钟内实施,持续3分钟。

弗拉纳根问该实施和中心肺复苏。怀特说口对口呼吸,并补充说用急救袋更好,但口对口也行。

弗拉纳根问怀特如果病人没有呼吸,眼睛和嘴巴都涨着,他会做何判断?怀特说他会判断病人是否还活着,因为这些通常是死亡的症状。

弗拉纳根问如果病人在12:00死亡,能做什么挽救。怀特说如果病人已经死亡,没做记录不能改变任何事。

弗拉纳根问怀特是否会怀疑异丙酚与死亡有关。怀特说如果异丙酚是在10:40使用的,而病人死于12:00,他不会怀疑异丙酚。

弗拉纳根问在急救员得到授权宣布病人死亡后,进一步的努力是否现实,有机会救回病人。怀特说不。

怀特说即使急救医生知道使用了异丙酚,结果也不能改变。

弗拉纳根和怀特谈论了3-5分钟25毫克快速推注异丙酚。怀特说如果有任何不良反应,在推注最后阶段就会显现,因此没有理由在后来怀疑任何事。

弗拉纳根问及藏匿输液导管一事,怀特说藏输液管要比藏输液袋方便些,但如果输液管在口袋里,袋中会有液体。

弗拉纳根提到在预审听证中有两位证人表示有口服异丙酚的可能性。

弗拉纳根问沃尔格伦是否联系过怀特,怀特说沃尔格伦给他打过电话,他们交谈过。他说辩方已经联系了他,沃尔格伦问他是否有报酬,怀特说有。他说这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杨悦颖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11-2 10: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翻译啊~咱英语也就那样。。。看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6825

帖子

9万

积分

圣殿骑士

寻梦人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068
发表于 2011-11-2 12: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veinMJ 于 2011-11-2 12:06 编辑

谢谢分享,辛苦了。

Walgren asks if it’s White’s understanding that MJ moved around the house wheeling an IV stand with a condom catheter on him and a urine bag attached to his leg. ——正想说这个细节呢,真想让莫里和这个“专家”现场示范一下!!!胡扯都不想想也要符合常理逻辑!
如果世界充满仇恨,我们必须依然敢于希望;如果世界充满愤怒,我们必须依然敢于安慰;如果世界充满绝望,我们必须依然敢于憧憬;如果世界充满猜度,我们必须依然敢于信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530

帖子

2万

积分

王者传奇

我初恋↑↑↑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033
QQ
发表于 2011-11-2 12: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结案了,希望能公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882

帖子

1万

积分

王者传奇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520
QQ
发表于 2011-11-2 15: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里,本拉登想见你了。。。。去吧,我们都送你一程。去太平洋吧,滚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7324

帖子

9万

积分

圣殿骑士

一縷青絲 暗香盈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5452
发表于 2011-11-2 16: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辛苦了,坐下慢慢看~~
朱唇輕啟香似蘭  青絲微撩醉如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90

帖子

6694

积分

侠之大者

Rank: 4

积分
6694
发表于 2011-11-2 17: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说什么了???有点不敢面对现实了
你来过。。。你走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8

帖子

7631

积分

侠之大者

Rank: 4

积分
7631
QQ
发表于 2011-11-3 09: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沃尔格伦辛苦了,
请阎王收了莫里吧,下到十八层以下,永世不得翻身,不能在祸害人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MJJCN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迈克尔杰克逊中文网(Michael Jackson Chinese Fanclub)[官方认证歌迷站] ( 桂ICP备18010620号-7 )

GMT+8, 2024-6-24 07: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