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杰克逊是清白的!

迈克尔·杰克逊中国网  - 歌迷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MJJCN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2|回复: 1

录音室里的秘辛:采访杰克逊的音乐技术总监

[复制链接]

763

主题

3895

帖子

9万

积分

圣族

Mike'sfriend-will-be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9492

热心助人奖特别贡献奖

发表于 2020-10-9 10: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641.jpg

布拉德•桑德伯格(Brad Sundberg)担任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技术总监近20年。MJJC采访了他,以下就是访谈内容:

问:以你在MJ专辑制作中的角色,技术总监具体是做什么的?这个位置的要求是什么?

答:我可以回答得很短,也可以回答得很长。短的答案是“准备好一切”;长的答案是:我的责任是让我们工作的任何地方的任何录音室达到迈克尔•杰克逊的标准。我和布鲁斯•斯韦迪恩(Bruce Swedien)亲密合作【不止在MJ专辑上,还在昆西•琼斯(Quincy Jones)、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等其他人的专辑上】,他对细节的重视独一无二。录音室里每支麦克风、每根接线、每台机器和设备都必须调试,(如果可以的话)调到完美。光这个过程就要花上1、2个礼拜,这还是在项目正式开始前,这种情况常有。有趣的是,很少有制作团队会这样做,这也是我们的项目这么好听的关键原因。

而且,我会参与每天的录音,准备好麦克风、耳机,订录音室,排好录音带,为迈克尔的喉咙准备好热水,誊写好歌词,甚至要煮咖啡!各个制作团队制作同一个项目,时间很长但很值得。努力工作和奉献也很值得,我有幸目睹并参与到这么多音乐历史的创造中。

问:在你开始参与《EO船长》(Captain EO)前是迈克尔的歌迷吗?

答:我成长于上世纪70年代的加利福尼亚圣克鲁兹市,听许多音乐: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斯迪利•丹(Steely Dan)、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范海伦(Van Halen)等等,但我也喜欢ABBA、比吉斯(The BeeGees)、葛罗莉亚•盖罗(Gloria Gaynor)、金发女郎(Blondie)、唐娜•莎曼(Donna Summer)和迈克尔•杰克逊的舞曲。我听的时候会“仔细分析”,因为我想理解每个声音、每个混响和效果。我放《颤栗》(Thriller)一直放到它被磨穿,然后再买一张。这里面声音的深度让我着迷,当时我甚至还没理解录音。是的,我是歌迷。

问:你最喜欢的3首迈克尔歌曲是什么?为什么?

答:很难选,我的答案是:

1、《人之天性》(Human Nature)。我一直都喜欢那首歌,我的朋友史蒂夫•波卡洛(Steve Porcaro)知道。我们录了一首续曲,叫《伸出你的手》(Someone Put Your Hand Out),但没有收录进《危险》(Dangerous)专辑。

2、《犯罪高手》(Smooth Criminal)。低音、节奏、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疯狂的节奏吉他、杰瑞•黑(Jerry Hey)的号角、昆西指导音乐人们谁该干什么、迈克尔处于中心……太精彩了!我希望你当时在现场。

3、《我生命中的女人》(Lady In My Life)。这不是单曲,但非常棒。从技术角度说,这就像一段5分钟的录音课。每个声音都纯粹而简单。从音乐角度说,我是罗德•坦普顿(Rod Temperton)的大歌迷。我和罗德合作了好几年,他真的是天才。美妙的歌曲。

4、我知道你只问了3首歌,但我要慷慨地再说一首,《街头流莺》(Streetwalker),这就像一辆动力十足的小火车。我只要一听到就迷上,但昆西不喜欢。我记得有天晚上从录音室开车回家,当时迈克尔已经录好了主音。我在车里听,凌晨3点把天窗打开。我几乎就要把扬声器播放坏了,用尽全力跟着唱。这可能不是最精雕细琢的创作,但节奏抓住了你,让你欲罢不能。

如果这个歌单里没有《你会在那里吗》(Will You Be There)、《他是谁》(Who Is It)、《地球之歌》(Earth Song)、《莫斯科游子》(Stranger In Moscow)、《比莉•珍》(Billie Jean)、《做某事》(Startin’ Something)、《她离开了我》(She’s Out Of My Life)、《自由高歌》(Jam)等也不公平。我不太遵守规则。

问:你说迈克尔委托你,让你把音乐带到梦幻庄园(Neverland)的每个角落。什么样的音乐会在梦幻庄园的庭院里播放?什么样的音乐会在迈克尔为梦幻庄园某些区域设计的播放歌单上?

答:我不想说太多,但在梦幻庄园有一条不可打破的铁律:迈克尔不允许放他的音乐。虽然我反对,但他是老板,所以他的投票比我的更有力。

庭院(湖边、主房、客房等)放一套定制的古典和迪士尼音乐。在游乐园,他选择珍妮(Janet)、Yes乐队和乔•塞奇尼(Joe Satriani)的歌。就连一些范海伦和齐柏林飞船的歌曲也会在特定游乐设施上播放。在游乐园后的马区和宠物乐园,我们会放更多传统牛仔音乐。火车上也主要播放古典乐。

问:你和MJ在录音室合作的所有歌里,你最喜欢的是什么?或者什么歌曲的创作过程(从样带到完成)让你印象深刻并为之着迷?

答:又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有太多了。我想应该是《镜中人》(Man in the Mirror)。我当时还在录音室周围学习,能被叫来出席、观察、学习并在《飙》(Bad)专辑上帮忙真莫大的荣幸。

《镜中人》太棒了,其制作之宏大无可抵挡。我看到那首歌最初如何录制、各个音乐人献上他们的才华、一层层的和声堆砌、安德烈•克劳奇(Andre Crouch)的合唱团和席亚达(Siedah)跟迈克尔那最终掌控一切的主音。当时在西湖录音室(Westlake Studio)里有太多的天才,让人兴奋。布鲁斯和迈克尔会向任何一个来访的客人播放那首歌,放到最大声(118db)。大家都无语,有时听着最后一个音符唱完热泪盈眶。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648.jpg

问:你能详细告诉我们样带的录音过程是怎样的吗?MJ放完他的创意后会对你说什么?你们其他人会在MJ身边如何参与进来?你会照他说的去做吗?还是跟他一起听你编曲时投入的创意?

答:样带的录制没有固定或特定的方式,但迈克尔通常会在录制一首新歌后让我们中的某人跟他一起合作。

我们会找来键盘手/编排者【约翰•巴恩斯(John Barnes)、迈克尔•巴迪科尔(Michael Boddicker)、拉里•威廉姆斯(Larry Williams)、雷特•劳伦斯(Rhett Lawrence)、布拉德•巴克瑟(Brad Buxer)】,迈克尔会向我们唱节奏部分。编排者会把迈克尔的要求转进鼓机,然后加入低音和旋律。我们通常会录下基本的唱段和一些和声以供参考。整个过程可能会花上3、4个小时,一首歌就诞生了。这需要紧密合作,许多创意会接受并录制。并不是每个创意都会保留和使用,但有很多的集体讨论创意和尝试。

问:如果让你描述一下在迈克尔•杰克逊的专辑制作里最艰难的部分,那会是什么?

答:睡眠!!!时间很紧,我通常会比别人早到录音室2小时,等大家都离开了,我可能还要再待2 – 3个小时。我白天9 – 10点就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凌晨2点,我家离录音室要开40分钟的车。几天这样没关系,但如果10 – 14个月这样,你试试看。但我还是很喜欢工作的,录音室里的合作团队都很棒。美味的食物、漂亮的录音室、精彩的音乐、无比的天才 —— 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问:在你跟迈克尔合作的项目里,哪一个最深地影响了你的职业生涯?

答:《危险》。那是我的过渡期。我当时正经营自己的安装业务(我真的喜欢),同时还在录音室工作。昆西没有参与这个项目,这有点怪。音乐圈和大众听的东西正在改变,于是迈克尔启用了3支制作团队,效果很棒。

从技术层面上说,我们正在用更多歌曲、更多录音室、更宏大的混音等创造和打破所有的规则。我认为《自由高歌》在4录音带机上有160道音轨,必须同时在2间录音室的2个控制台上混音。很疯狂,但我们做到了。我认为这影响了我的职业生涯(无论在录音室内还是录音室外),就是不要害怕尝试一切,永远争取完美。

问:这些年来,从《飙》到《赤色风暴》(Blood on the Dance Floor)等专辑,MJ是如何成熟或改变的?他是如何提高的?

答:《EO船长》期间,他基本上还是个孩子,只比我大5岁。老实说,他的幽默、信任度、对卓越的追求和他对表演创作的热爱从未改变或减少。即使有,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更强烈了。我认为在后来的专辑里,他开始试验一些像是《吗啡》(Morphine)和《鬼怪》(Ghosts)之类的歌曲。更黑暗的主题,但音乐没得说。

问:MJ在专辑选歌阶段是怎么样的?你是如何为专辑选歌的?你对于有些歌为什么被选上或没被选上有什么内部消息吗?有没有哪些差点就被选入专辑的好歌是我们没听过的,而你认为今天可以成为超级金曲的?

答:这就得说到著名的软木板了!!我记得每张专辑录制期间,他都在自己休息室/办公室的画架上放一块软木板,每首歌的名字都写在一张3 x 5的索引卡上,它们会以从强到弱的顺序钉在板上。只要有新的部分加进去、新的歌录制了等等,这些歌就会在板上不停换位置。这基本上取决于项目,是由昆西/迈克尔/布鲁斯主导的。一旦有15首左右的歌曲被选中,这块板就被更多地用来排列专辑里的歌曲顺序。

至于那些差点入选的歌曲:我个人的最爱是《街头流莺》、《伸出你的手》和《恶作剧》(Monkey Business)。

问:你记得哪些迈克尔时至今日仍未发行的歌曲吗?如果记得,哪些是你的最爱?你能给我们说说这些未发行歌曲吗?

答:抱歉 —— 我知道许多歌曲,但我不能说。

问:迈克尔在录音室里擅长操作按钮之类的吗?你和他合作几年后,他有没有变得更擅长?

答:迈克尔根本不懂技术。零!他可能偶尔会推动一些音量控制器,但他不会调EQ或混响。即便如此,我认为录音室让他很舒适,几乎就像家。那里非常安全,他可以工作、大笑和做自己。

问:MJ可以玩多少种乐器?分别是什么?他有多擅长?

答:他能在键盘上弹旋律,但我不会称他是个好的演奏者。记住,当你能马上打电话找来格雷格•菲利格内斯(Greg Phillinganes)和兰迪•克贝尔(Randy Kerber),你就不需要做太多了。之前,他在《满足为止》(Don’t Stop)上敲击瓶子。迈克尔的乐器就是他的声音 —— 我们有许多天才来处理其它所有东西。

问:你为MJ准备巡演时会包括什么?

答:准备巡演是在专辑发行后(或正热卖时),乐队当时在巡演。我们从根本上重新制作歌曲,让它们更适合迈克尔在一场接一场的演出中演唱和表演。我会在我的研讨会上详细讲述。

问:请告诉我们《坚守信念》(Keep the Faith)的故事,你们如何放弃了原版,而通宵重新录制了一个全新的版本?

答:抱歉,我现在不能讲,我会在研讨会上细说。我不能透露太多!:)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653.jpg

问:我们想听一个以你和MJ亲身合作经历为基础的故事。哪一个是让你最难忘的?

答:他好奇心很强,很爱我的女儿。当我的女儿阿曼达(Amanda)还在蹒跚学步时,我的妻子黛比(Debbie)会把她带进录音室(当时是在《危险》专辑时期),我们就能偶尔互相见面。迈克尔会和盖着毯子的阿曼达在地板上,玩玩具和小人。他会说:“她正沉浸在她的小小世界里,对吗?”

还有一次,我们把一节火车送到梦幻庄园。我在火车上装了一个巨型音乐系统,等迈克看到时它就已经弄好了。他异常兴奋,当我们发动后高兴得大笑。黛比和阿曼达那天也在梦幻庄园,他拉着阿曼达的手,看着火车绕着梦幻庄园转时止不住地微笑。

问:你对迈克尔(这个人而不是艺术家)最美的记忆是什么?

答:许愿基金会(Make-A-Wish Foundation)。当梦幻庄园准备好迎接八方来客时,我们会开始看到四面而来的客人,他们想和迈克尔在一起。许多年轻的客人都是“许下心愿”项目的一员,他们已经病入膏肓。迈克尔带他们参观梦幻庄园,让他们触摸长颈鹿或摩天轮的游乐设施,这是许多人远远想不到的。这就是他们的最终心愿,他让这成真。我记得他们的脸庞、感激不尽的父母,知道他们未来可能会有无限的悲伤。迈克尔奉献了自己的时间,这是天大的礼物。

问:迈克尔对你恶作剧过吗?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答:这都不算恶作剧,但我有时会分享一个有趣的回忆。我不会跳舞,但却喜欢舞曲。当我们制作《你给我的感觉》(The Way You Make Me Feel)、《自由高歌》、《飙》、《街头流莺》等歌曲时,我常常会跟着音乐点头。迈克尔会大笑道:“布拉德跳舞啦!”我忍不住……音乐太强劲了!所以他会开始称我为“Really Really Brad(《飙》里歌词“Really Really Bad”的谐音)。”我喜欢他的揶揄,因为他没恶意、很轻松。

问:你在回忆录里说:“我能一页页地写亲眼目睹的简单善举。”能回忆一些吗?歌迷听到这些故事总会觉得温暖。

答:我已经见到了“许下心愿”基金会的梦幻庄园游,但他的朋友和歌迷还会参观录音室。《历史》(HIStory)专辑录制期间,一些歌迷会出现在纽约的录音室外,他把他们带进来参观一下、签签名。在纽约录制一段儿童合唱期间,他让我穿成圣诞老人的样子,我们给他们送去圣诞礼物。当我们的一个助理录音师要做大手术时,我们在录音室办了一场盛大的家庭聚餐向他致意,迈克尔给了他许多礼物和电影。他的身体力行让一切更有意义。

问:根据你的印象,迈克尔这么多年是如何变化的?(不是外在或所谓“怪癖。我是指和他交流时,你感觉到了他的性格有什么变化吗?)

答:我不是他最好的朋友,但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那些年来,我没有看到他的性格有什么变化,没看到他对音乐、电影、幻想、建筑、绘画、游戏、笑声、自然等天真的爱有什么变化。他每次走进录音室或当我看到他在梦幻庄园或在电台都市音乐大厅(Radio City Music Hall)的舞台上时,他没有一次不拥抱我。我所认识的迈克尔没有改变,改变的是这个世界。

问:是什么鼓舞你把你和迈克尔合作的经历分享给他的歌迷?

答:迈克尔去世后,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说跟迈克尔合作有多么疯狂:猩猩、象人骨、蛇等等。我不认识这个作者,他也没有进过录音室或梦幻庄园。都是匿名消息人士和小报垃圾。我受够了媒体和想捞外快的人,随心所欲地说和写自己想象中的东西,背后却没有一点真相。我写过一些文章,关于我和迈克尔在一起的岁月,它们很受欢迎。

巴黎的一群歌迷找到我,让我开一场研讨会,想真正探讨一下我们在录音室和梦幻庄园的岁月。我开始写书(正在写作中),想要概括这18年来的故事。我想实实在在地记录与现今最独特的艺人一起工作是什么感觉。没有揣测、没有大道理,只是介绍一个我深深尊敬并当作朋友的人。是的,这可能是献给歌迷,但也是献给我的孩子,献给迈克尔的孩子。我想让他们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参与到一段精彩的旅程中。

问:歌迷从你的“和迈克尔•杰克逊在录音室”(In the Studio with Michael Jackson)研讨会离开时能得到什么?在纽约和在巴黎的研讨会的亮点是什么?

答:我希望以上的答案能给你暗示。我参与了非常特别的东西。我不特别,我只是在一个很棒的时刻参与了一支很棒的团队。两场研讨会很像,新的回忆会浮现,新的故事会讲述。我希望大家离开时会觉得我向他们介绍了一个朋友。

问:迈克尔到处都有歌迷,许多歌迷想参加却由于距离的问题而不能来,有没有计划在一本书或其它地方的研讨会中分享这些内容?

答:是的!有一本书正在创作中,但这些研讨会能把那些记忆带回来,所以我想在书完成前再开几场研讨会。我们今年会在纽约和巴黎召开研讨会,德国、挪威和英国的歌迷也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我希望1月份能来洛杉矶西湖录音室开一场,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问:你想跟迈克尔•杰克逊的歌迷说些什么吗?

答:迈克尔真心爱他的歌迷。没有什么致敬演出、研讨会或影片能代替他与生俱来的才华。我有幸认识他,珍惜那些观看他在录音室跳绕圈太空步、和西斯(Seth)唱音阶、从舞台一边看他在10万名尖叫的歌迷面前表演的回忆。如果他坐在对面房间,我能听到他的笑声。他是专家、完美主义者、艺人、歌手、舞者、爸爸和朋友。我想念他,我知道你们也是。感谢让我与你们分享这些回忆。

我们正在计划请布拉德•桑德伯格来中国……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658.jpg

这个研讨会,我们打算疫情过后,在中国举办。

你们想来吗?

只想问:你知道和迈克尔杰克逊共事是什么样的吗?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01.jpg

布拉德•桑德伯格,第一次见到迈克尔是透过1984年的《EO船长》项目。那时他可没想到往后的18年里,花无数时间和MJ一起完成《真棒》、《危险》和《历史》等多张专辑。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04.jpg

他多年来一直担任迈克尔的技术总监,在录音室里与他和团队并肩工作。他将在研讨会期间与众位来宾共同踏上一段音乐之旅,走进录音室,聆听唱片背后的故事。

制作专辑绝对是个浩大的工程(从制作到准备巡演再到不计其数的混音),每一张都要耗时16个月以上。通过精心制作的音乐、录影及幕后信息的时间表,你将直观感受到迈克尔与工程师和制作团队在录音室里创作这些歌曲的全过程——从《EO船长》到《镜中人》再到《微笑》。

迈克尔会自己开车吗,他只在豪车里现身吗?
为什么每张专辑都要花费如此之久?
每张专辑录制过多少首歌曲?
有特别嘉宾到访吗?
日常工作是什么样的?
谁来写歌?

这场多媒体研讨会将有许多新的内容、音乐和影像资料,带你走入录音室深处,相信这绝对超乎你想象。

好奇吗?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08.jpg

布拉德其人

“人们想追溯音乐之源,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录音室。迈克尔•杰克逊的创作过程是我从未见过的。如此这般的创意不仅局限于录音室;他召集了几个人,包括我,来建造他梦想中的家园。那段日子洋溢着音乐、欢笑、创意与乐趣。当一小群人致力于创作出伟大的音乐时,这间普通的录音室也变得伟大了……我想让人们一窥它的全貌。”

1985年,布拉德•桑德伯格(Brad Sundberg)在《EO船长》制作期间加入了迈克尔•杰克逊的团队,并在迈克尔手下担任工程师和技术总监近18年。布拉德参与了四张迈克尔录音室专辑的制作,分别是:《真棒》、《危险》、《历史》和《血洒舞池》。他还混音编辑了这些专辑中的无数单曲和音乐录影,并为巡演做准备工作。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11.jpg

在录音室之外,在迈克尔无与伦比的梦幻庄园成为现实之后,他邀请布拉德来设计安装音像系统,这套设备几乎覆盖了庄园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迈克尔的个人监听及练舞房系统之外,布拉德还同样精益求精地创造了覆盖户外所有场地的音响系统,其效果令人惊叹。迈克尔以音乐为生,他相信布拉德的专业技术能让其锦上添花。

现在,布拉德通过他的“与MJ在录音室”研讨会与公众分享这些独特的经历。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他非常希望人们知道这些不可思议的专辑是如何诞生的。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14.jpg

布拉德是拥有美国录音艺术与科学协会(即格莱美奖)投票权的委员会会员。他曾与其他几位艺术家合作,曾为昆西•琼斯的《东山再起》(Back on the Block)专辑、史蒂夫•尼克斯的《摇滚点儿》(Rock a Little)专辑、还有芭芭拉•史翠珊的《直到我爱你》(Til I Loved You)专辑担任技术总监。还曾为《辛普森一家》、凡妮莎•威廉姆斯、麦当劳和塔可钟效力。

布拉德的公司总部位于奥兰多,专门定制家用及商用声像系统。他的客户有威尔•史密斯、汤姆•克鲁斯、伊丽莎白•泰勒、罗德•坦伯顿、海伦•亨特、麦当娜、昆西•琼斯等等。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17.jpg

录音室音乐、巡演与电影

我第一次见到迈克尔的时候,他正在制作《EO船长》,而我只是个录音室里跑腿的(去买汉堡的家伙)。但在一次日常轮班结束后,我有幸旁听了他的会议。

迈克尔是一个完美的事业伙伴。如果练声安排在中午,他上午10点就会和声乐教练赛斯一起到场唱音阶。是的,音阶!我负责架好麦克风、检查设备、煮咖啡,而他会一直唱上两个小时。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20.jpg

他各张专辑的制作团队都不同,但每天在这里工作的一般只有八个人,有时则更少。这里没有随从;没有象人骨;没有狂热追星族;更没有毒品。这里只有音乐和食物。

当一小群人致力于创作出伟大的音乐时,这间普通的录音室也变得伟大了……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23.jpg

研讨会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25.jpg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知所未知。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28.jpg

沉浸在录音室的魔力之中吧

到录音室里来感受迈克尔•杰克逊吧,这里是他创作过程的核心地带。

这里既有音乐,又有幕后故事;既有视频,又有照片。你将了解迈克尔与团队的互动方式,以及在创意、玩笑和食物等方面的戒律。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31.jpg

你会了解迈克尔是如何写歌的,这些歌又是如何从最初的样带版发展成专辑版的。布拉德将解释其中缘由,亲示这些歌曲被编辑混音,以及在各种舞曲、音乐录影和巡演现场中被重组的过程。

你还能领略到迈克尔的远见卓识,他为梦幻庄园内的音像系统(包括他的练舞房和私人收听系统)设计了一套严苛的标准,只为他的家人和访客享受到顶级体验。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34.jpg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间真实的录音室中,全方位的多感官体验让你仿佛身临其境。每期研讨会成员之间的关系都十分亲密,所以你可以随意提问,也可以与布拉德和其他客人分享见解。

有什么值得期待?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36.jpg

看,你前所未见的一切

布拉德有幸与迈克尔在录音室里密切合作《EO船长》、《真棒》、《危险》和《历史》等专辑。此外,在布拉德的帮助下,迈克尔建立了一套独特的音像系统,既可以应用于作品中,也可以私用。他不可思议的家(梦幻庄园)中也有这套设备。准备好见证你在电影和想象中都前所未见的一切吧。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39.jpg

听,你闻所未闻的一切

和迈克尔一起录制音乐的过程既复杂又简单纯粹。布拉德将以一种有趣且易于理解的方式拆分歌曲,讲述录音背后的故事,解释多轨道技术、回音与作曲原理。你会发现,尽管团队拥有最先进的技术,主唱还是迈克尔,但他们对电子技术的要求非常低。正如布鲁斯所说,“少即是多”。从此之后,你将会以全新的方式倾听迈克尔的音乐。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42.jpg

知,你前所未知的一切

迈克尔不仅天赋异禀、勤勉、耐心、善良、完美主义、值得信赖,还十分有趣。总之,他很复杂。驾驶技术糟糕的他却喜欢开车;非常害羞的他却喜欢在众人面前表演;他试着健康饮食,却对薯条、爆米花和冰淇淋难以割舍。他经常是第一个进录音室的,有时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会连续工作好几天不休息,然后连招呼都不打就消失,在东京或伦敦待上好几天。他不完美,也不普通,但这就是这些成就了迈克尔。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44.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48.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50.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53.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55.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758.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00.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03.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06.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08.jpg

之前参会者的赞誉和推荐: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10.jpg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13.jpg

“布拉德的研讨会让我们受益匪浅。这是一生难求、所有MJ歌迷都必须参与一次的盛典。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故事,都让人动容、震撼。从此,打开了我们走进MJ的新的大门和新的世界,以及变革了我们聆听音乐的方式。我们甚至观看了MJ在录音室里录制《童年》的视频,那纯粹的嗓音和从未见过的影像,让现场所有人落泪。不能自已。这个研讨会就是这么神,如还有机会,请无论如何都不要错失。”  ——Keen,在MJ去世十周年之际,在洛杉矶组织了华人歌迷专场。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16.jpg

“布拉德的研讨会是一场引人入胜的视听盛宴,其中表达了对于迈克尔•杰克逊作为一个艺术家、一个人、一个朋友的真实见解。我很喜欢这种温暖的交谈方式以及寓意深刻的节目。有几个瞬间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布拉德让你置身于那个时代的录音室里,向你展示魔法的诞生。我极力推荐杰克逊歌迷以及音乐爱好者来参加这个活动。”  ——作家约瑟夫•沃格尔(著有《音乐中人:迈克尔杰克逊创作史》)

“布拉德将带你一览作品背后的故事,见证这一切如何在各方的通力合作下成为可能。布拉德在研讨会上感性地分享了他和迈克尔在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这一点让我尤为欣赏。当布拉德在这些研讨会上把他自己、他的记忆、他的专业知识和他准备的节目呈现给大家时,那种感觉很难用一个字眼来形容。我只知道,它很神奇,它直击人心,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信任它。身居其中的感觉十分特别,即便在研讨会结束后也难以忘却。”——玛丽•P。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19.jpg

“让我们一窥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专辑在创作过程中的非凡时刻。布拉德的讲述会让你更加欣赏他的音乐,你能透过作品感受到整个团队的热情……迈克尔的善良、谦逊与对生活的热爱将借助多媒体的分享发扬光大。千万不要错过。”——劳拉•W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22.jpg

“参加‘与MJ在录音室’研讨会的经历,让我永生难忘。布拉德带来的故事、视频、录音带让迈克尔复活了——即便很短暂——但仍让我们通过他留下的美妙音乐感受到了他的天才。如果你爱迈克尔,也和我一样觉得了解他的创作过程很重要的话,那么就来参加研讨会吧。”——珍安•L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24.jpg

“布拉德的研讨会覆盖面极广——既专业性十足,又不乏历史性与私人性。它涵盖了与迈克尔共事的方方面面,公私都有涉及。强烈推荐给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艺术感兴趣的人、录音行业从业者以及音乐爱好者。那里的美好时光转瞬即逝,你肯定还想再来!”——丽莎•Z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27.jpg

“在巴黎参加过第一次研讨会(2013年)后,我强烈地感觉到有必要继续参加在马德里的三场研讨会(2015年)。这些经历令我耳目一新!在喜欢MJ的音乐30多年之后,我学会了用全新的方式来听这些大师级作品。”——托尼•A

微信图片_20201009101829.jpg

“我之前说过很多次了,但是我想再说一遍:只有经历过痛苦才能获得解脱。就像你的心碎了100次,但伤口却在第101次的时候痊愈了。你知道吗?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你不能错过再次体验迈克尔杰克逊魔力的机会!”——瓦莱里•G (圣彼得堡,俄罗斯研讨会)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8

主题

5112

帖子

8万

积分

圣殿骑士

永爱吾王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9763
发表于 2020-10-13 09: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妙的回忆,值得一生回味。
爱不曾远离,爱一直延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MJJCN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迈克尔·杰克逊中国网(Michael Jackson Chinese Fanclub)[官方认证歌迷站] ( 桂ICP备18010620号-7 )

GMT+8, 2020-10-27 22: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